QMHA

关于第五季总决赛辩题



《奇葩说》决赛辩题叫:我不合群,我要不要改?


我的立场是正方要改,对,是要改。


接下来的不足以称为完整的辩论稿。只是一些零散的观点,供君一读而已,一笑足矣。欢迎挑错捉虫讨论。


1.陈铭老师在陈词中提到一点:人类文明的发展离不开合群。这和《人类简史》整个的第一部分很契合:智人创造了八卦,八卦形成了故事和共识。共识让我们可以相信没有接触过并形成直接经验的人,进而形成超过生理限制人数(150)的群体。这是智人最后从诸多人种中胜出的关键。也是历史的起点,并且贯穿整个人类史的主线。而合群的关键也恰恰是在某些方面达成共识。


这就形成了“合群”的内涵特点:有共识,有条件。


2.熊浩老师在陈词中提到一个词“无我”。这让人想到王国维先生在《人间词话》中提到的一个概念——“无我之境”。它强调意境交融物我合一。那是主体与客体几乎完全“合群”的状态。与之相对的是“有我之境”。但“无我之境”是在“有我之境”的基础上修炼得到的,相应的在美学范畴还是文字理论范畴中也在其之上。


3.现在最新的根据社会状况提出的成体系的(在我认知范围内)理论是后现代主义理论。其中有一个很有趣的概念叫“部落主义”。就像网络上的趣缘共同体。它是摆脱了传统的阶层,种族,性别,年龄等等的划分结构。以一个独特的甚至不普遍的特征(通常是兴趣)形成的群体。这是媒体进入网络时代的显著特征。

反方所说的用“街舞”,“内向”等论据以阐释的观点“我不合群是因为我不符合外界的主流观点,那我为什么要改?”,基于此提出的方法论是“换群体,有和我一样不合群的人”。非主流普遍观点形成的大多是趣缘共同体。但这种趣缘共同体大多是有准入门槛的。因为它太特殊所以有排他性;又因为有很多特殊的人而有可渗透性。最简单的例子是DM论坛需要成员邀请或者答一套门外汉根本看不懂题的题算准确率。当你有同样的兴趣但没有足够的基础,你就会因不愿放弃兴趣和个性而去精进自己来加入趣缘共同体的时候。不也是在合群吗。目标不同目的相同方法相同意义相同。本质又有什么区别。


4.反方一直有一个顾虑是“我改得合群了就丢了独特性”。当下时空“合群”这一点做得最好的是AI。机械思维,知识共享还更新。除了样子不同同一级别的AI全部合群。但是这不影响AI的个性。《今日简史》在第一部分中阐述这一点时用了医学的例子。不同的AI会对你的病情提出不同的方案。因为侧重点不同,并且它们的知识是来自各自不同的治疗方案,受众和算法。这是无法自我学习的AI。会自我学习的呢?在今年10月,打败人类棋手的阿尔法狗被新的AI打败了。这款新的AI用了4个小时从零开始打败了人类打不败的智能。并且研究出了全新的下法。AI最合群,但依然可以实现个性。

AI太极端就看看人类。单讲文学(因为专业是这个),同样中外经典名著的读者(这是“共识”),路遥写出的是《人生》和《平凡的世界》,阿城写出的是《树王》《棋王》《孩子王》。哪怕是受众最广争议最大的网络文学,也有十几种研究方向。合群,是达成共识并为之努力、靠拢。但没有规定个性的要求,自然也不妨碍个性的发挥。


5.我的专业属于人文学科,并且是汉语言文学。有句话叫“百无一用是书生”。在今天专指我们这些玩文字的。这句话刚听包括现在都有不甘,但必须承认有其合理。我的专业不研究社会科学(研究对象多为群体);不提供最普遍的理工科学的原理公式为解决技术难题提供理论支持;也不是艺术那种极具个性的且AI最难以替代的部分。甚至不研究现在不研究过去不研究未来(政治学与历史学)。语言文学专业特别是文学专业可以说这些特征兼而有之,但功利性地讲除了编故事研究故事我们的所作所为毫无意义。这是一个需要合群又需要个性但二者都不突出的领域。

我在别的地方写小文章写了很久,最悲哀莫过于发现自己用两三千甚至更多去表达的东西(包括这篇)在某本书或者某个地方的一句话一段字就概括了。写的东西需要让人能看懂,这叫受众;也需要有认知门槛,这叫档次。在我当下这个半吊子水平兼而有之难如登天,但也恰恰是突破口。

在我的专业学科有一个规律放之四海而皆准——最先提出的叫开山鼻祖。但必须有人认可、正确或者是能在大量文本中体现;之后无数无数的人跟随、补充、完善、突破,形成的叫思潮;有鲜明特色或者炉火纯青的叫代表。三者形成一个板块,但三者都有条件。不满足条件的再有个性也不会被文学史,文学理论和文学批评记录在册。鼻祖和代表可以跳脱板块成为经典。也是不合群的人最容易表现出头的地方。但有辩题那种顾虑的一般成不了经典。鼻祖形成了思潮,你创造了一个群体,不再不合群了。客观上你也改变了“不合群”。


6.有一个概念叫做“刻奇”,最开始是美学概念。指运用了流行元素进行装饰,过度夸张情感和戏剧化的事物,通常被赋予特殊的意义。这种意义大多符合主流和强权。刻奇也常和“感觉结构”(不成系统的认知)挂钩。最典型代表是心灵鸡汤。它是合群的符号甚至是强制合群的手段。总有人不合群地进行戏谑颠覆(毒鸡汤)。这很有意义,但出现这种情况的前提是之前的刻奇已经不符合现状需求。而戏谑与颠覆往往会形成新的感觉结构与新的刻奇(黑色幽默或者主流调度)。因为不是强权创造了刻奇,而是强权发现刻奇可以利用。而刻奇和感觉结构往往是代际的。你现在的不合群与不改变往往创造了新的群体并且与你不合的群体别无二致。


7.日常的人际交往中我也坚持这一持方。因为我曾深受“不合群”之害。当时不自知,后来发现:被强调的“不合群”往往代表了排外。排外极易造成孤立。但人的价值需要通过他人来实现。人必须依附群体而活,这已经从我们发展的基石变成了我们的本能。哪怕你寻找新的群体创造新的群体,你也必须与他人发生联系。熊浩老师有一句话很契合:“寂寞杀人”。功利地讲,只要和“不合”的群体存在必需的联系,有价值的联系,能从中获利的联系,就需要达成群体的共识。只要达成共识即可,不需要调整牺牲除此之外的任何个性。之后深挖乐趣探究价值随你高兴。比起寻找或者创造群体,对于升斗小民而言,最低程度最基本的合群可能更划算也更简单。这也是反方所说的“easy way”。一个人的不合群有意义才值得提倡,但一点都不改变不调整不适应又如何向大众证明其意义。

《眼泪与圣徒》中有一句话:“我既没有愁苦到足以当位诗人,也没能冷漠地成为哲学家。但我清醒到足以成为废人。”而清醒,正是合群与不合群平衡的关键。


古人不想理庙堂俗事,就有了乡野,书斋和江湖。朝廷是名利场,江湖是是非场。田园书房一辈子困死在方寸之间,谁又逃出去了?

淤泥只能淹死矮子,站着的人都还好好活着呢。


以上。


第一次尝试手写,书中最喜欢的一段话。
扫描加反色,献丑了。

好。(双关,可能是刀)

新人,请多指教
可能会ooc

“哥,天凉了,把这件衣服穿上。”
“好。”
“哥,饿了吧,吃饺子,你喜欢的馅儿。”
“好。”
“哥,周巡找我,你一个人在家注意安全。”
“好。”
“关宏峰,你能不能不说好!”
关宏峰歪了歪缠着纱布的头,没说话。
“对不起……哥……我不该对你喊……”关宏宇抱住关宏峰,话没说完,眼泪先掉到了关宏峰的脸上,顺着关宏峰的脸滑到了脖颈,消失不见……

在缉拿灭门案的真凶时,为了护住关宏宇,关宏峰伤到了脑袋,经检查被认定为永久性损伤。只认得关宏宇,只接受一个称呼,也只会说一个字。

关宏峰把头埋进关宏宇的怀里:“好。”